性奴蔡碧茹

那天下午蔡碧茹出门找自家的鸡,当她走到黑子家的穀仓前时被黑子兄弟和 他爸拦住了。这天她穿着平时在家穿的无袖连衣裙,脚上是双拖鞋,才洗过的头 发还是湿的,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皂味,她弯下腰时透过宽大的领口可以看到她 胸前垂着的两只雪白的乳房和顶端绛红的奶头。 她没有戴乳罩!她连衣服都没换就来了。她的连衣裙布料也很薄,甚至可以 看到她里面穿的粉红色三角裤,上身什幺都没穿,透过可以隐约看到两个乳晕的 位置。老家伙色迷迷的盯着她的胸脯看。她似乎察觉不妥,正要往走,老家伙和 黑子挡在她面前。她慌忙想跑。 老家伙一下把抓住,她顿时瘫软下来。老家伙凑上去在她柔软的胸部摸了一 把说:「你自己脱光衣服,只要你让我们仨满意,就饶你,怎幺样?」

水货怡欣的告白

大伯从背后吻着我的粉颈,我心中有点明白,这不就是在调情吗?怎么可以!但是大伯将舌头伸进我的耳朵,然后轻咬我的耳垂,我舒服的喘口气。这时公公的嘴放开我的乳头,沿着乳房一路舔着,直到我的小腹,公公的粗舌还伸进我的肚脐转动,公公的舌功真是一流,从来没体会过肚脐也能有这样的快感,酸中还带点疼痛,刺激的我两腿发软差点站不住。接着我的黑色透明丝袜,被公公褪到大腿上,公公的嘴咬住我的内裤的蕾丝边。

我和不穿内衣裤的小姨子

我早就垂涎于她的美色和惹火身材了,我一把将她拉入怀里“小丫头,不害羞,看我怎么教训你!”摸着丝质吊带睡裙,更加激起了我的欲望,我坚硬的弟弟顶着她肥大圆润的屁股,一只胳膊紧紧地按压着她硕大而富有弹性的乳房。

爱母记事-序曲

相信只要是正常的家庭,母亲这角色对儿子来说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做儿子通常也会爱着母亲,大多人只是纯亲情方面的,但少数总有所谓「禁断」的爱,每个人表达爱方式都不同,后者几乎都会牵扯到性;乱伦这种事情在社会上总是被称做禁忌,闻之挞伐,但人性就是这样,越是禁止就越想尝试,但也有人觉得恶心,不过这种私密的情感若不影响其他人,他人也无权干涉,这种题材在某产业上总是屡见不鲜,市场往往买单,可见男性在心中多少有这种渴求,网路世界虚无飘渺,是真是假不知道,以下就当作故事大家看看吧,若十分爱好肉欲戏码的人,建议可以跳过不看了。

【公公和儿媳性交的味道】

老纪的儿媳妇叫小毕,今年24岁,身材高挑,肌肤雪白,美丽动人。小毕的婆婆今天进城去了,只剩翁媳俩人在家,又没孩子。小毕出去串门下
午6
点多才回家,路上下起了大雨,全身湿透,一路小跑着回家。

车上与二姐大姐的性事

有一年夏季的一天突然接到妈妈的电话说:这个休息日你休假的时候就回家来吧,咱们一家人一起去野餐。我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因为工作的忙碌也很久没有好好放松过了,这样一来可以回家探望父母二来也可以让自己放松下。

她是我妹妹

  发言人:飞尘  **********************************************************************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可能吧?有的话请让笔者分一杯羹),纯属巧合。

淫魔公公

阿土伯长得有些抱歉,身材肥胖,发秃,性好渔色,由于是土财主,年轻时常上酒家,最后娶了位酒国西施,可惜这位美人无福享受荣华,替阿土生了三个

福家的极品1-8

  爹带着对我和娘的无限仇恨黯然倒下,估计他这个老实的乡下老农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母子乱伦的事会出现在他这个老实本份的家庭。他死的时候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用他那双混浊的眼睛死死盯着娘那怀着我和娘5个月孽种的已隆起很高的肚子,那眼神里散发着愤怒和悲哀,最后那眼神慢慢向我转来,看得我浑身一颤,然后又变得无奈,随着一声低沈的唉一行老泪从眼角流出。爹向我和娘伸出他那双因经年劳作而布满皱纹和老茧的手,嘴唇一动一动的像要说什么,我和娘不安的对视了一眼,慢慢走到床头爹的身边,爹颤抖着双手握住我和娘的手,把我们三个的手紧紧攥在一起,冲我和娘点点头,最后头一歪,结束了他平凡和痛苦的一生。娘看到爹死去,一下子痛苦出声,娘扑在爹的身上痛苦的呼喊着:他爹,我和福林对不起你啊,我们没有照顾好你,我不是人,50多岁的人了要和自己的儿子乱伦,还不顾你的身体给你吃安眠药,挺着大肚子和自己的儿子在床上操逼,我对不起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