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条大波女connie

我系阿奇,响美国读紧书。响呢度识⒗我而家条女connie,唔知系咪细细个移⒗民嘅关系,响外国营养好定点,佢高度适中,有165cm,但身材就冇得弹,36d…25…33,系有少少babyfat,但系对波咁大,乜都抵番晒。

欲火高升

  ——————————————————————————–  我有一个显赫的家世,自幼过惯了锦衣玉时的少爷生活,父母生我兄弟三人,大哥已经娶妻自立,三弟还在小学读书,我排行老二,随舅父长大。舅父是金融界的钜子,仅生三位千金,虽然富甲全县,遗憾的膝下缺少个儿子,舅母不再生育,又纳个小妾,仍然没有添丁的消息,可算是「命中无子难求子」,舅父在灰心之余,就把我过继在身旁,在十一岁那年我就给舅父作了儿子,其实也就是女婿,因为我与二表姐—美云订了婚。

不要拔出来!射…射在里面

我坐在沙发上,慧珊姐把玩着我的阴茎,后来居然把阴茎含到她的嘴巴里。我说:「姐不要啦!这样很脏耶!」慧珊姐说:「没关系啦!又不要你含!」她不顾我的话,一直舔着我的阴茎,还用舌头舔龟头的前端,我刚开始觉得很尴尬,但后来慧珊姐舔的越来越着迷,我渐渐的被她挑起了欲望,觉得阴茎越来越硬,越来越胀....慧珊姐又把阴茎含在嘴里,来回的进出....我越来越爽了,后来真的爽得忍不住了,我就仆滋一声,一大股白白的精液就射在慧珊姐的嘴里。慧珊姐吓了一跳,但她却把精液全吞了下去,嘴角还流下来一点精液。慧珊姐抽了一张卫生纸把嘴巴擦干净,她看着我说:「你喔!真是猪头,要射出来也不先说一声,吓了我一跳,真是不应该耶!」我说:「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会射出来嘛?还怪我没先说,妳才猪头!」慧珊姐说:「哼!不理你这猪头了!」转身要进房间去。我拉住她说:「姐妳答应给我看的,妳还没给我看耶!」慧珊姐说:「看你的头啦!我帮你含,已经给你爽了,还想看什么?」我说:「我不管啦!妳答应我的,妳一定要给我看!」慧珊姐禁不起我的吵闹,就说:「好啦!你要看上面?还是下面?」我说:「我想都看,我都没看过啦!」慧珊姐说:「不行!你只能选一个。」我说:「拜托啦!都给我看啦!」我又开始无理取闹了。慧珊姐说:「你好很烦人!好啦!都给你看,但只能看一下喔!」我说:「好!」慧珊姐便开始脱她的睡衣,但她突然停了下来,跟我说:「明忠你答应我,不可以摸喔!好吗?」我说:「好啦好啦!妳要求很多耶!我真开始有点不耐烦了!」

偷情的快感

  我,rita,一个三十岁的平凡女人,也谈不上漂亮,唯一拿得上台面自夸的大概是白皙的肌肤及匀称的身材吧!和老公是大学时代学长、学妹的关系,很自然的就结婚了。

在教室里和漂亮女教师做爱

  龙燕燕的情绪比较紧张,这从她的吉他声中就可以听出,本应该安详沉静的《平安夜》曲调显得有些急促。这也难怪,答应了我近乎祈求的要求,要在这平时给学生们上课的教室里裸露自己美丽娇艳的年青身体,与我热烈的相爱,虽然是空荡荡的教室,但在心里感觉上恐怕就像有几十双天真纯洁的眼睛在注视一般。不知她是否也是这么想,在暗夜里仍让我看见她清俊秀丽的脸颊上灿烂着两团如火的红晕。

矜持的淫荡

还是处女的时候,我就开始上黄色网站,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好奇吧,而
且我特别喜欢看情色小说,因为幻想自己是女主角的时候,才会觉得刺激。其实
哪个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做爱是什么,但是自己却还是非常喜欢,只是每次上完网
站以后,内裤总是湿一片。

老婆独白

  我结婚5年了,老公是个货车司机,经常跑长途运输。我和老公彼此相爱,我对他更是百依百顺,结婚一年后,生下了一个男孩,因爲国家政策的规定,我的子宫里放了避孕环。丈夫要隔十天半月才回来看我们母子一次,平时家中就剩下我们母子俩。孩子一天天地长大了,我把孩子送回我娘家断奶。由于我没有工作,孩子又送回娘家,所以整天无所事事,丈夫又不在家,就感到很寂寞。晚上独守空房,更不是滋味。老公也知道我的苦闷,他很爱我,爲了让我快乐,他曾几次半开玩笑的对我说:「我出差的日子,如果你确实压抑得难受,你就找个男人玩玩吧,不过你千万不要让我知道,还有你一定要做足安全措施,一定要让他戴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