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阿姨的私人秘密

那年夏天,家里来了亲戚三个人,要住下一些时间,父母就把我的房间给他们住,安排我到邻居朋友家里住,每天晚上去,第二天早上回来吃饭上学,好歹不算远,走路五分钟的路。我也喜得晚睡觉没人管,相安无事。

哥哥与妈妈

一不小心,哥哥扭痛脚踝,哭丧着脸钻进妈妈的被窝里,我也准备从另一侧钻进去。这时原以为睡觉的母亲,突然抬起头说:「你到那边去,伸手把我推开。」我到现在无法忘记当时感到的打击,从此我就下决心不向母亲要求爱情,然后任何事都和哥哥唱反调,也引起父母的反感。』

儿子,妈妈今天满足你

当时造这个小木屋费了好大的劲,我是给搬运材料的,很累,也倒下了,因爲屋很小,只能倒在他身边,觉得很舒服。一开始,他给我讲了很多鬼的故事,把我吓得够戗,随后让我摸他的鸡巴,教我怎麽撸。

性奴妹妹 (1~4)

我悄悄的把房门打开,慢慢的向这间充满少女气息的房间主人走去。她躺在床上的的身影是那么的诱人,浑身都散发出一种诱人犯罪的气息,那滚圆挺立的巨乳,肥硕的屁股,堪堪一握的细腰,单单是从背后看去就让人有种上去奸淫的欲望。

高潮后的女儿更加诱惑

  一早醒来,看到身边人甜美的睡颜,爹地觉得人生都圆满了。俯身向前,含住诱人的红唇,反覆吸吮,伸出舌头撬开她的牙齿,顶弄对方的舌头,围着舌尖打转,蜜怡不满的嘟囔,他才离开,还带出一条银丝……

意外的按摩

  快要期终考了,他的姐姐若兰在埋怨说,她这几天开夜车用功,坐得太久,背部肌肉好紧张。若兰比镜明大两岁,去年高中毕业,便考上了本市的国立xx大学,已是大学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