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女子大学生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第一章
病院里影射来刺眼亮光,从窗台眺望出去,夕阳黄昏已渐渐来临。千变万化的云际燃烧红艳如染成火辣鲜红的羽毛,轻飘飘地流下来。充满花香鸟语的庭院里,不时传来青桐叶子沙沙的声响,汗流浃背的我,被轻轻微风迎面拂来,那种.感觉真是凉爽无比。
这幢偌大的病院──k医院,在a市海岸附近的港口上,建造在风景怡人微高的山丘很漂亮的建筑物。
沿着海岸线,远处有微亮渔村人家,在黄昏的夜雾中。浪潮冲激的渔火,映着余光光光热是好看极了。在这里眺望夜景的我,思乡的情绪丝丝增添心中的痛楚.儿时记忆点点在心头,历历在眼前浮现,不知何时起,泪水早已悄悄挂满腮了。
人之初,性本善也。每个人从小便是一张洁净无暇的白纸..像我这样的人,想不到还有泪水可流。
其实我也不非是天生的坏坯子。
从小的时候,便对未来充满了幸福美丽的憧憬与希望,汲汲于努力地渴求盼望,那是个多么纯真无暇的时代。而现在的我,落得落魄不堪,可怜兮兮的模样其实也是早已注定好的。促成今天如此的我,先天环境的影响对我来说,实在是一重大的打击,那种捶心之痛,绝非身历其境的人所能了解的。
在这多变的复杂社会中,和我境遇相同的人是大有人在,但是却很少有人和我一样,经历了好比水深火热的煎熬,而我就是在这混乱的泥浆中,惨淡地苟且偷生。
我说出心中的苦处,并不是要博取大家的可怜与同情,而是要把自己从以前到现在所受的凌辱告诉大家,让大家有所警惕、小心。
放在我的膝盖上的书是一本生活日记。
这本生活日记已经跟了我好久,陪我渡过了许多寒暑。它记载着从小到二十七岁至今,里面有我所有的欢乐、快乐时光、悲哀痛苦的挣扎经过,以及恶劣的男人们在我身上所加的凌辱。
日记本看来虽小小一本,看来一点也不起眼,但是因为里头记述了十几年来我的生活点滴,拉拉喳喳地也写了一大篇,想要一口气轻松读完它,也是相当不容易的,花相当长的时间来看完它是绝对必需的。在这里呢,我就精简重点式地来叙述吧!
我有个算是蛮复杂的生活环境。
我的爸爸和妈妈两人共同在横滨本牧这个地方经营了一家料理店。如同大家所知的,本牧这个地方是出了名的风化区,每家相连青红灯绿中非常有名的魔窟。
因为家中开设料理店,父母都顾着生意上门招呼顾客,对于年少的我并没有刻意地照料,在这顾此失彼的情况下,慢慢成长的我,在此时已注定了未来的命运了。从国校毕业后,我一直在这块土地上生长,与这块成长环境有着浓浓的情感。
因为家中是经营料理生意,上内饮酒作乐的先生小姐们畅怀开饮,时时也有酒客带领出场的吧女们来作伴,万一客人们酒醉不省,二楼也有空房可以让他们去休息。本身因为对酒醉的客人们有不好的恶感,所以他们上楼去,我倒也落得眼不见为净。
大约是在我小学毕业左右,三月的时候发生了..。
一向神秘的二楼房间,因为父母的再三勒令不准,我从没有上楼去看过。就在某日的夜晚,我在寻找多日来研读的少女俱乐部这本书,很奇怪地一直找不着,询问女佣阿定后,她说:
「哦!那本书啊?被二楼的房客带上去看了。」
说完以后,又顾着低头做事去了。因为阿定的工作杂琐,只见她忙来忙去忙得无暇顾我,于是我慢慢爬上楼梯。当我爬上二楼台阶,轻轻打开门一看的时候,我睁大眼睛瞧着眼前的一幕,嘴也张得大大的,久久没有合上来。
「哎哟!哎..啊..噢..」
男女急喘的声音交杂著斗大的汗水粒,这是我开门第一眼的骇人景象!
房内的灯光是明亮的。只见床面上一对赤裸裸的男女汗水淋辘互相紧紧地拥抱着对方,女人娇喘的淫声不时传入耳际,那真是一场火辣辣的场面。
激情中的男女不忘随时提高警觉,我悄悄开门的声音已被发现了。其中的男客回头看着我微笑。
「喔..原来是阿邦啊!妳已经都看到了吧?其实..阿邦也已长大了,让我来教妳看最棒的作爱..」
露出淫笑的男客人,将他赤红直立的阳具现给我看,同时抚摸二、三次给我看,我偷偷地歪头看被挡住的女客,原来是美玉阿姨,她是一位约二十四、五岁,脸上总是带着愁思勾人的美女。她的臀部正高高抬起,阴穴的地方长满黑黝黝发亮的丛毛,润湿的肉膜中有白白的束西充满着。
男客亮不客气地将硬得很的阳具一压,便连根插入小小的洞穴里,只见臀部摇擉,肉洞里转呀转呀的,好几次有白色的液体流出来,噗哧!噗哧的声响,一种很奇妙说不出来的声音流泄出来。
脸涨得鼓鼓,像红透了的苹果,在急速的扭动与冲刺下,像哭泣的呻吟声不断上扬。
得意非常的男客,似乎有虐待狂似地,并不停止折人的酷刑,反而狂傲不已,接着,他低下身来,手捏紧女人腄胀硬挺的乳房,开始用舌尖舔弄、吸吮,左右揉拑起来。只见女房客不安的身体一直扭动不安,好像身上有千万只蚂蚁在噬咬般,双手紧紧握住男人的手臂,两体不停地蠕动着。
由于身体扭动不停的绿故,插入秘穴内的男根,很快地又突出来。男人重新调整好目标后,用力地再次插入女人的秘穴里。就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的搓送着,前后上下左右地摇摆臀部,一进一缩的肌肉运动,频频发出女人悲鸣的声音。神秘又性感的交合处,不时有噗哧的声音传出,赤裸的男女正忘情地陶醉在肉欲的温柔窝里。
头一次看到这种火辣辣养眼的景象,着实令我大吃一惊,倏地红霞染上脸颊,我像打败仗的难落公鸡,寻找门扉落乱而逃。
有了这次令人脸红心跳的经验,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爸妈他们不准我上楼去的原因,原来楼上有这么的玄机。
因为家中经营特殊行业,在酒客与吧女们之间猥亵的笑闹中,我也时常有耳闻,对于男女之间的打情骂悄也略知一、二。所以我比同期生要来得早熟,不仅只是思想,身体的发育情况也较一般来得快。同期中大概都是稀疏地阴毛长成,除了我以外,班上大约还有五、六个同学的阴蒂如核桃般丰硕,阴毛的色泽黑又亮又茂密。
虽然时时听到男女的痴态种种,那都是听到而已,倒是百闻不如一见,结结实实地让我大开眼界。当天晚上,我是怀着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入睡的,不知不觉中,我的裤底已濡湿了一大片。
在我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在楼上那对赤裸的男女,当他们像路边的犬仔们欢愉的模样,女人娇喘连连地呻吟;因尺怒张的肉棒抖动不已,彼此间呼呼哈哈急促地喘息声,对初次见到的我来讲,真可算是既强烈又刺激的一幕。奇怪的是,在我的脑海里,那一幕幕赤裸的景象,不但没有令我感到恶心或不适之处,反而在内心深处有一种奇怪的憧憬,慢慢地扩散开来。
这件事情发生一礼拜后,某天正好是店里公休日。
当我从学校放学,回到家后,爸爸对我说:
「邦子,今天店里什息,我到千叶那边去,晚点才会回来,零用钱就放在抽屉的最底层,妳要自己再去拿,当妳从学校回来,正吉他们会留下来看守的,小心注意哦!」
交代事项后,他便出门到千叶伯母家去了。
而当我从学校放学回来后,女佣和厨师们出外去购物,偌大的房屋内只剩下正吉一个人留守着,此时的正吉手里正拿着一本书在阅读,他佣懒地躺在椅子上。
「我回来了!」
「喔!妹妹妳回来了?」
「是呀!」
「..」
「咦?怎么..其他的人呢?」东张西望。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嗯..他们出去买东西了。只剩下我一个人..」
「这样子呀!我肚子好饿哦!有东西吃吗?」
「我晚饭已弄好了。」
听完我的抱怨后,已经十九岁的正吉,慢条斯理地将冕餐的工具整理到桌前来。
「正吉..一起来吃吧?」
「谢谢妳,不客气了,我也要来吃..」
「正吉,你..想不想喝酒呢..?」
「喝酒?我不会也没有喝过哩。」
「那我们偷偷地开一点来喝,好吗?」
我爽朗又突然地询问,正吉露出一张惊讶的神情,脸红得不好意思。也许当时地上有个洞的话,或许他也会钻进去,也说不定啊!
「小妹..妳很喜欢喝酒吗?」
「我不知道,我从来也没有喝过酒,只是突然好想好想喝酒,或许很想尝试酒后的微醉吧!你拿酒杯来。」
温驯的正吉顺从地从橱柜中,拿出一瓶别致的酒瓶和杯子来。在正吉仔细地注视下,我徐徐地将酒吞下喉咙间。刹时,整个嘴巴好像沈入火烘中,一直燃烧到咽喉到肌肉,窘得我咳嗽不得,泪水在眼眶内直打转,但是如此地强烈刺激入口,身体却慢慢地温热起来,好舒服好爽快的感觉洋溢起来。
「正吉,你也来尝一尝这味道吧!蛮好喝的哦!嗯..那种感觉飘飘然的,.好舒服哦..!」
看到我如此陶醉的正吉,忍不往也吞下口水,一口作气地将杯中酒饮尽。他并未如预期中和我相同咳嗽不停,相反地,白皙的脸孔,马上变成害羞不安的红面关公。
由于酒精的作用,我浑身飘然地自体内,有一股暖意涌上,意识开始被刺激的感应所蒙蔽,不知为何..或许是酒精起反应了,我轻轻地抓住正吉的手,身体慢慢靠过去。
酒精的作用下,正吉也经不起肉欲的呼唤。「妹妹..」他呻吟似地喊着,快速地将拉到他的身体,紧紧热情地抱着我,微张的唇片很快被丰厚的男瓣所含没。
平时虽然常听大人们的淫猥,实际上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可是只听闻的经验而已。第一次和男孩子的亲吻,那是一种说不出所以然的感觉。这是我第一次的接吻,当亲自体验到时,我才恍然大悟明白,原来人类的舌头运动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我全身上下都充满了亢奋酥痒的感觉。
「我..妹妹我..我已经忍耐不住了..我们来..来..妳看看我的下面..已经..己经..」
正吉上气不接下气地气喘嘘嘘。手指灵活地将裤子解下来,露出男人神奇的下体让我看,同时他伸手把我的手接近抚摸。
抚弄着呈赤黑色如硬石般坚硬的男茎,很奇怪的模样,四处密布浮肿的青筋。我很好奇的轻轻碰触一下,或许是被我柔软的手指碰到的缘故,正吉愈来愈呈现兴奋难自拔的状态。
突然正吉如猛兽出笼,快速地把我推倒下来,同时手脚供用地我那袖珍的三角裤褪下来。
分开我的两股后,正吉很快地将男人粗壮的身体压下来,被这突然的动入,我吓了一大跳,本能地抗拒侵略,但是男人的亢奋助长了无比的强力,在彼此推拉中,我好像在作梦般的快感冉冉上升,在稍为弱力时,他快速地制服我不安不安的身体,找着我散发迷人香味的巢穴,握准阳具的准头,一口气顶入黄龙穴,然后开始搓送起来。
因为是头一次,事前又没有经过柔蜜的爱抚前奏,急速勉强的插入,当龟头插入摩擦肉壁的时候,「哎呀!好痛喔!」我忍不住大声惊叫出来,心里暗骂着怎么那么多人乐此不疲呢?
惊吓中的正吉,很狼狈地把深入阴穴内的硬棒拔出来;同时涂抹口水在龟头上濡湿,如此一来,硬棒便很轻易自由地在阴户内活动。
慢慢摩擦中,痛苦渐渐减少了,当男根摩擦阴穴肉壁时,产生了很奇妙的感觉,每每子宫底被巨物侵扰时,魂魄像是要失散般的快感胀满全身,不由得令我想起,数月前在二楼房内,看到那对赤裸男女苟合贪欢的情景。
虽然自小是在特殊风化场所区中长大,但是对于男欢女爱或金钱交易的苟合是如何,没有人告诉我怎么回事;更没有人教导我醉人的性爱技巧。虽然先天无良药,但是每每酣醉客人们淫猥的谈笑与情侣们的甜言蜜语在耳际传响,耳濡目染之下,我的心智各方面趋向早熟,对于男女之间的欢爱,其实我早已记在脑海里。
不只是身心发展早熟,连外表看来,高恌的身材,在小学六年级里,也没有人能和我相比,自然地女性生殖器的成熟也较一般来得早,发育得快,当我五年级的时候月经已来潮了。
因为几种客观的因素总合,所以头一次当试性交也不会有困难,粗硬的男根也才能顺利地进入秘地,微微的痛楚感后,带来了满身耐人的快感,这时候的感笕就像是展翅待飞的雁鸟,好像升天般飘飘然的,好爽快哦!
当我把臀部抬高扭转时,那种冲入云霄的激等,令我充满了无力感,软软地像温驯的绵羊。被十三岁的我的阴膣缩紧,正吉也痛苦难耐地扭转身体,不安份地擉动,痛苦的表情发出「呀!啊!唔..」悲鸣似的声音。
脚底被骚痒般的快感袭卷而来,简直像神仙般地快活,飞呀飞!好舒服!好爽快哦!要不是怕被别人听到,我忍不住地想大叫出来。
正吉火热的喘息,不断在我脸出呼呼作响,黏贴的下体用力地直闯过来,我本能地将臀部抬高挺进,布满青筋一直律动不停的粗棒,如鱼得水快活地在子宫内游戏,正当我开始品尝甜蜜滋味的当头,正吉突然像肠绞痛般,发出急喘的声音。
「啊啊..妹妹..我受不了了..不行,不行了..我要泄出来了..要泄出来了..因为感觉太棒了..」
我还没会意过来怎么回事时,随着正吉痛苦的呻吟声,火辣辣热热的液体自阳具的前端爆发出来,那温热湿黏的感觉,我清晰地感受到。怒吼的雄狮一旦发泄完旺盛的精力,很快便虚软无力了。刚才勃发律动的粗棒,马上从雄纠纠气昂昂中缩短了。我心中暗自着急,急忙把臀部再挺进,但是已无法密合,止不住子宫深处的骚痒。
「怎么..你已经完了吗?我才删开始好起来..」
望着正吉无奈也无力的状态,满心喜悦的期盼顿时被浇盆冷水,令人失望透项了。
「对不起..我也是一直拼命地忍耐着..但是..因为那个感觉实在是太好的关系..所以..所以..」
正吉歉疚地一直向我说:「对不起..」
我用手轻轻的摸着下体密处和臀部,像馒头般凸起的肉丘下,有着赤黑充血肿胀的肉瓣正微微抽动着,肉膜下有个黑黑小小的洞穴张开着收缩,我想放入三手指也不为过吧!
白皙丰圆的臀部下,有白色黏黏的液体流下来,茂盛的阴毛下露出赤裸的阴户,奇妙的形状好奇怪哦!当时慒懂的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泄精,什么是淫水?
「正吉,你的硬茎还会变成像刚才一样大吗..?」
「要等一会儿。」
「等一下就会再变大了。」
「怎么会..你快点把它弄大起来嘛..我们再来一次..」
「因为刚才已泄过一次..所以必须..」
「我不管..我不管..」
「妳..」
「你骗我啦!我不管啦!这个阳具是你自己的,当然也只有你才能叫它作什么呀?」
「我的好小姐..」
「不管嘛..」
「妳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他抱住我的胸部,急出满身大汗,拼命地向我解释。
「妹妹..今天..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妳千万不能说出来告诉任何人哦!甚至是妳最要好的朋友也不能说,一旦说出来了..就会变成不可收拾的大事情哩,妳知道吗?」
「嗯..」
我当然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我当然知道了。如果这件事情被我爸妈知道,一定会狠狠地打我一顿,说不定你也会被赶走哩。」
听完我分析得条条有理,正吉不安的心才放下来。如同大人们一样的,在事后用卫生纸擦拭,揉成一团后丢到厕所内冲释了。
过了不久后,爸妈访友回来了。
就和平时一样,我若无其事的装作不知道,外表表现得大方、自然。自从和正吉有了男女关系的接触,那种滋味着实令人难以忘怀。想要和他再次拥抱的欲望与日俱增。
当时的我年仅十三岁,对一切事情充满美丽的幻想,在好奇心的趋动下,尊贵处女贞操就轻易付出,但是我却一点也不后悔,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我,是多么的幼稚和无知。
在童幼无知的心里,贞操是个模糊又看不见的东西,轻易放弃不善保持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一度想要再让男孩子亲近我的欲望,常常在我的心里翻腾,男女贪欢情欲不时刺激着我的思想,渴望被强而有力的男人拥抱疼爱我的渴求,一天比一天更加深。
男人雄壮如石头坚硬的男根直捣子宫深处的殷切渴望,每每在夜深人静时,狠狠地噬咬我寂寞的芳心。
为了要和正吉再尝蜜果,无时无刻寻找相好的机会。
但是对于正吉来讲,或许是因一次严重的过失所责与内心的歉意,二、三天后,正吉突然提出辞职书辞去工作,自愿入伍当兵,服务于某个特种联队去保卫国家。
那是在太平洋战争还没有发生之前的事。
正吉的突然离去,带给我相当大的冲击。我的生活中彷佛失去精神重要支柱,就像是失了魂的人,茶不思、饭不想,什么事情也不想作,只剩下失去灵魂的空壳而已。
后来,我顺利地进入了东京市立高级女子中学。因为离家有一段相当远的距离,我和学校的好友二个人,租下一间房屋方便通学。
或许我天生就是淫贱的女人。但是在学校里,我可算是功课十分优秀的好学生呢!
市立高级女子中学是所纪律严格出名的学校。因为在严格的监督下,稍有品性不良或行为不检的同学,纷纷在校严处分下被迫退学。在校一年来,我一直表现得很平静!深沉的心事从未对别人谈起。
那一天是十二月八日,在历史上留下不可抹灭的伤痕,叫人难以忘怀的太平洋战争终于爆发了。
因为战争的缘故,空气中充满了紧张不安的气氛。各路人马的召集,学校内数名体格健壮的老师们也得令征召当兵去。每天所见的青年朋友们,个个露出焦虑不安的表情,随着战事升高,每个人人心惶惶,终日处在担忧的情绪里,街道上到处站满绿衣的捍卫军人们,面无青情冷漠地注视着来往的人们。身为男人有背负保卫国的重要使命,也是怹们另一个无奈吧!
第二年,我在女子学校内,顺利地升上二年级,同时,我丰满圆润的体态也出落得更加妩媚、动人与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