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的大学生活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淫乱的大学生活

第一话 离别前的恩爱

「嗯∼公∼恩阿∼好舒服∼好热好硬∼恩阿∼恩∼喔∼嗯嗯∼」

『公也很舒服∼小妹妹夹的好紧好热∼老婆有没有被公公插的很舒服阿?』

「有∼有阿∼恩阿∼好棒∼好深∼恩∼恩∼好舒服∼恩∼小力点∼恩∼太舒服了∼喔∼啊∼会死掉啦∼恩阿∼恩∼喔喔∼我好爱你∼恩∼恩∼」

时间是某个周五的下午五点半左右,我正在跟大学同班女友?#92;?#92;的同居爱巢里猛烈的做活塞运动,因为女友等会六点就要坐姐姐的顺风车回台中老家度过这周末,至礼拜一晚上才回来,这样一来将会有两三天没有炮可以打,所以当然得趁五点下课后这最后的短暂时间好好的做场爱,所以一放学就分秒必争的飙车回到住处,才热吻爱抚了五六分钟,女友也是跟我一样早就按奈不住,要我快点进入了,而我当然不失她所望的猛烈用这天生神力的17公分多粗大肉棒狠插她。(如此的尺寸当然得归?#92;于老爸是个美国人,但更神奇的神力不仅于此,等一下各位读者就会知道了!)

「喔∼一直磨到那点∼啊阿∼顶到好深∼喔∼深∼好深∼快死掉了∼阿∼有∼感觉∼恩阿∼来了∼恩∼大力∼恩阿∼天阿∼来了来了∼喔阿∼啊∼∼∼∼」

一连串的大声呻吟后,?#92;?#92;的阴道极力收缩,我知道她已经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我把肉棒放在她体内让她稍作休息顺便欣赏她高潮后吐露出的那种淫荡景象,过了一会便把肉棒抽离,动手让她翻身跪趴着。

「公公∼你要干嘛阿?」

『我要让你当色色的狗狗阿,妳不是最喜欢当狗狗了吗?』

「讨厌∼你笑人家∼那是因为这姿势就特别有感觉阿。」在她说话的同时,我已经握着肉棒用龟头磨蹭她的阴户,弄得她又开始有小声的呻吟。

「公∼恩∼不要磨了嘛∼快点进去嘛!」

『喔!那妳说妳是不是最喜欢用这种姿势被插的色狗狗啊?』

「恩∼恩∼坏公公∼你真讨厌∼老是喜欢人家讲这种色色的话∼好嘛∼看在这几天不能陪你∼就配合妳啰∼我是色狗狗∼淫荡的色狗狗∼拜托公公快用大肉棒插我嘛∼插进人家的小妹妹里面嘛。」

『呵呵∼这才是我的好老婆嘛∼公公最爱你这淫荡的母狗了∼来∼大肉棒要插进去啰。』我扶着?#92;?#92;的小蛮腰,粗大肉棒顺着?#92;?#92;早已泛滥到不行的淫穴,很顺利的就直插到底。

「喔∼深阿∼恩∼好深∼好棒∼喔∼喔∼恩∼好舒服∼恩∼恩阿∼插的婆好∼好舒服∼喔喔∼继续∼恩∼」

『淫荡的母狗婆婆∼妳的淫荡小穴也夹的老公好爽∼不是要配合公公吗∼那这样还不够喔∼再色一点阿∼讲的越色公会让妳这小母狗更爽喔!』

「恩∼坏公公∼恩阿∼好嘛∼我最色∼恩阿∼我最淫荡∼喔∼再大力点插我阿∼喔阿∼干的好深喔∼恩∼每下都∼都插到底∼狗狗好爽∼恩阿∼老公∼恩喔∼啊阿∼舒服∼快死了∼最爱给老公的∼啊∼大肉棒干了∼喔喔∼快舒服死了∼喔阿」

「喔∼好爽∼果然是我的好母狗∼恩∼很好∼公公就大力的奖励妳吧∼怎样∼公公的大肉棒是不是干的妳淫荡的小穴很爽阿?」为了回应很听话的女友,我开始每下都抽到几乎剩龟头在里面,然后再大力狠狠的插到底,另外?#92;?#92;屁眼周围也是超级敏感带之一,我也用手指一直在她屁眼周围游走,好让她的快感更趋强烈。

「喔∼啊∼对∼对阿∼好棒∼啊∼好爽∼不要∼天∼天阿∼会死掉∼好舒服∼喔∼啊∼公∼停∼恩恩∼啊∼停一下∼太∼太刺激了∼恩阿∼喔∼这样∼喔阿∼这样太舒服∼不能∼恩阿∼拜托∼停∼啊∼又来∼又有感觉∼啊∼不要∼啊∼天阿∼舒服∼啊∼要死了∼喔∼来了∼恩阿∼来∼啊∼又来了∼啊∼∼∼」在强力的进攻下,这姿势维持才大概将近十分钟,肉棒再度感受到?#92;?#92;淫穴传来的剧烈收缩,他仰身长吟之后就主动向前趴下,我肉棒因此也抽离了老婆阴穴,想当然的,老婆又达到了高潮。

?#92;?#92;趴在床上喘着气说道「坏公公,故意那么刺激,害人家那么快高潮。」

『呵呵,没办法阿,因为时间有限嘛!当然得尽快让妳舒服个够,不然这几天都没大弟弟陪你,怕妳太饥渴会怨公公阿。』

「哪会啊!我那么爱你,那可能怨你阿,更何况你刚刚那么努力,已经让我高潮两次,我已经吃很饱了。倒是弟弟他怎么办阿?还没射出来耶!」

『喔!没关系啦,反正我本来就不期望这么短的时间会让他有感觉射出来的!』

说到这里,聪明的读者应该知道我这肉棒除了粗大的另外神力指的是什么了,就是夸张的持久力,抽插的时间短则要一小时左右,长则至两小时以上才会射精,曾去看过医生,医生说是射精迟缓症,可能是以前常自慰的关系,导致感官方面改变为以手淫最为有感觉,而性交的感觉反倒没有手淫的感觉来的强烈,所以不能说是性冷感,而只是需要更长的时间来累积射精的感觉,我也认为这种解释比较适当,因为国一开始自慰,到高二第一次性交为止,这段时间内我几乎是天天自慰,因为哥哥的电脑里满满的a片,每天我都会找机会看片好好自慰一番。而且的确手淫比较有感觉,现任女友?#92;?#92;跟前任女友都会在精疲力尽后而我还没射精时,改替我口交乳交,不然就是看a片一起自慰之类的方式让我射精。好吧,解释到这,故事继续。

「但是现在已经剩十分钟多了耶,我还没整理行李,也没空帮你吸吸射出来了耶!」

『没关系啦!妳就快去整理吧,公公在旁边自己看a片好了!』

?#92;?#92;起身穿好衣服,而我只好坐到电脑桌前播放刚下载好的a片观看,边看边撮弄自己那依旧坚挺的肉棒,老婆整理的很快,不出五分钟她已经换好装,然后温软的从我背后伸出双手握住我的肉棒,我放松享受她离开前能给我的最后快感。她跪到我双脚间,用挑逗的眼前从下看了我一眼,然后便张开她那滴红的鲜唇,含住我肉棒前端,双手也没闲着的分别搓着肉棒跟抚弄阴囊卵蛋。玩着玩着,时间过了六点,她姐姐还没到,?#92;?#92;又有点痒了,好在她穿的是裙子,这样方便了点,?#92;?#92;双手扶着桌子翘起屁股对着我,我把她内裤脱下后便长驱直入,电脑播放着a片,片中女优也正好被男优大力的抽插,?#92;?#92;的呻吟合着女优的呻吟,更是另一种听觉上的享受。但是快乐的时光总是特别快,又到时间讲掰掰。没错,?#92;?#92;的手机响起,来电显示是姐姐,她姐姐知道我们俩同居,甚至有次她跟姐姐视讯聊天到一半,我想跟她做爱,一时忘记关视讯,还让他姐姐欣赏了一场线上liveshow,好在她姐姐比较开放没见怪,反而还常要我别让?#92;?#92;太累。就因为如此,我也就大胆的直接接通此通话,还开启扩音,?#92;?#92;来不及阻止,手机接通后我还故意丢到?#92;?#92;手拿不到的地方,然后紧抓着?#92;?#92;的腰大力抽插。

「喂!?#92;?#92;,姊到楼下啰。」手机传出她姐的声音。

「恩阿∼停∼啊阿∼不要∼动∼姐∼妳挂电话∼恩∼我∼我马上下去∼喔阿∼老公快停∼啊阿∼停啦∼」

「唉,小智阿!不是常交代你不要让?#92;?#92;太累吗?你都不听话,这样不行喔!」

就在此时,?#92;?#92;竟然又快达到了高潮。「阿∼这样不能∼停阿∼姊∼妳别听∼挂电话啦∼喔喔∼恩阿∼恩∼停啦∼老公∼拜托∼恩阿∼求你∼喔阿∼怎么∼不能∼恩∼快停∼阿∼不可以∼阿∼又∼又∼来了∼不能∼恩阿∼阿∼∼∼∼」

手机里又传出声音「呵呵∼老妹妳高潮被姊姊听见啰∼羞羞脸喔∼呵呵!好啦,准备好快点下来吧。给妳十分钟做最后温存!」

我马上很温柔的替?#92;?#92;把阴户四周的淫水擦拭干净,帮她穿好内裤,才不舍的送她出门,离开前她还不忘调皮的打了依然坚挺的肉棒一下才溜走。而孤单的我只好回到电脑前继续自慰啰。

第二话 艳遇的起点

一坐到电脑前,片中?漕k优竟然已经射精了。唉!想到?#92;?#92;也不在了,没有诱人的肉体陪伴,更不可能有我自慰时常伴左右的口交乳交,就没什么动力去自慰,算了,不管他了,反正没射精就结束也不是头一糟了。

随便的在网路上逛了一下子批踢踢,又看了几篇连载漫画,然后电视看着看着……我竟然睡着了。等我饿到醒来时,mygod,竟然已经将近十一点了,心想去7-11找上大夜的朋友抽个烟,顺便买个东西填一下肚子吧,到了7-11,朋友身体不舒服没上班,没人陪我抽菸就算了,整个店的御饭团跟便当类竟然都卖光了,很无奈的买了最不营养的泡面充饥。

出了7-11,独自一人穿过校园走回住处,边走边想,觉得今天特别衰,先是上午翘课去打撞球输球,还被点到名记旷课,下午骑车遇到雷阵雨被淋的一身湿,放学又时间不足不能射精爽一下,连要买个晚?#92;都买不到想吃的,整个就很orz。

走着走着,前面有两个女生走的很慢,一个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很显然就是喝醉了,另一个则得一直吃力的搀扶着她,在我超车的时候,哇哩!这不是我们班的珊珊跟小雅吗!怎么这么晚还在学校,而且小雅这班上公认的气质美女怎么会喝的烂醉阿?

*珊珊:班上的美女之一,158公分,身材算不错,胸部依我的直觉大概有ccup,个性外向好动,追求者众多。

*小雅:班上公认的气质美女,165公分,非常的瘦,胸部也比较瘦大概bcup,总是举止文雅,话也不多。有个交往三年多的男友,所以追求者都一一败退。

打招呼顺便装点傻『哈啰!两位,这么晚还在学校逗留不好喔!哇~怎么了阿,小雅怎么好像喝醉了。』

「小智,你出现的真即时,快帮我扶住小雅,我快被压垮了!」我赶紧站到另一边搀扶住小雅。「还好你有出现,我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说,小雅她男友劈腿啦,她就一个人躲在学校喝酒,我刚结束社团活动就看到她一个人摇摇晃晃的在厕所吐,我担心她就一直不敢离开她旁边阿。」

『那我们现在哩?送她坐计程车回家吗?这样总不能骑机车载她吧?』

「这是个好方法啦,但是我不知道他家在哪耶!」

『哇靠!那该怎么办啦,不然,你们不介意的话,去我狗窝那先待着吧,等她酒醒一点再问出她住在哪,到时再送她回去!』

「喔!好吧,看来也只能先这样啰。」

为了方便,我便背着小雅,她的脸靠着我肩膀,呼吸的热气一直吹着我耳朵,我双手擡着她的细白大腿,而她的两对乳房就在我背上揉着,这样的感官刺激,让我稍早尚未发泄的肉棒竟然又有了些?#92;反应,看来今天也没那么衰吧,至少还可以这样光明正大的吃豆腐。

回到住处,珊珊借了两套我?漱w衣跟球裤,因为小雅身上除了重重的酒味,衣服上有点沾到呕吐物,而珊珊的衣服也有沾到一丁点,她想洗个澡顺便帮她清洗一下。而我这屋主竟然被赶到阳台吃我的晚?#92;,吹着冷风吃着泡面,又抽了三四根菸后,珊珊终于开锁让我进屋内,此时小雅已经躺在床上睡了。

『可恶!我无缘无故三更半夜在学校遇到妳们,又要无缘无故的背个酒鬼回家,还要无缘无故的被关在阳台吃泡面,整个或然率低于零阿。』

「哈哈,这个少林足球的梗有好笑喔!没办法阿,浴室那么小,我们俩总不能大辣辣的脱给你看吧,你在外面看着夜景,灯光好,气氛佳,这样吃泡面不觉得别有一番风趣吗?」

『有个大头鬼啦!懒的理妳,换我去洗澡了,妳就把这里当做……..………….我的家,不∼准∼乱∼动!听到没?』

「好咩!小气鬼!不乱动就是了,我看电视总可以吧?」

『这倒是ok!』我拿着换洗衣物转身就闪进浴室了。

当我脱掉上衣要放到置物架上时,哇!整个架上满满的都是珊珊跟小雅换掉的衣服,我根本没地方?#92;,心中又整个orz阿。

我在浴室内大喊『死白痴,满满的衣服是不会放进洗衣篮喔?』

珊珊也在外面跟着大喊「你骂谁死白痴啊??v

『谁答腔我就骂谁!』

「哈哈哈哈!你别一直耍宝学星爷搞笑好不好!哎呀,洗衣篮在哪我又没看到,就只好暂时让它们寄宿在那啰!」

算了,的确把洗衣篮放在角落还?#92;着东西,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是小置物柜哩!摸摸鼻子自己认了,把她们的衣服整堆抓起丢到洗衣篮里。哇塞!我发现了宝藏耶,这躺在衣物最上方的不就是她们两位的胸罩吗!赶紧来偷看一下尺寸,粉红色带有蕾丝边32c,这一定是珊珊的,果然不出我所料有ccup,;另一件淡篮色比较朴素点29b,不用想也知道是小雅的,果然跟文静的个性一样的简单朴素,边看边想像,肉棒竟然不知不觉又挺立起来了!死了,赶紧洗个冷水澡,不然挺这么高是要怎么出去见人阿。

匆匆的洗完澡,一开门,因为电脑桌正对着浴室,所以珊珊是背对我的,并不知道我出浴室了,而我看见珊珊喝着啤酒,带着大耳机,盯着电脑萤幕不知道在看什么,走近一看,靠杯!她竟然在看我前几天跟?#92;?#92;拍的性爱小短片,刚好播放到近距离抽插的画面,一看到我赶紧把银幕关掉,珊珊也被我然的出现,以及突来的举动吓到的弹坐到一旁。

我有点生气的说『不是说不要乱动了吗?你干嘛动我电脑阿?』

珊珊脸带无辜跟哀求的眼神说「我,我,对不起啦,我太无聊了阿,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啦!」

吼!那种俏丽的脸庞,洋娃娃大眼睛,还带着无辜跟哀求的眼神,我招架不住啦!我实在无法生她的气。

『算了算了!警告妳…不准乱说出去!不然我就跟妳翻脸!死珊珊!』

「喔!好啦,我发誓我绝对不会说出去小智有个大弟弟。」说完还对着我吐了点舌头。」

『啧!再说我就…我就…去跟大家说珊珊的大胸部是32c!』唉!我真是败给她了!今天果然不是个好日子阿!我又走到阳台要抽菸,珊珊却也跟着跑出来。

「好嘛!那扯平,不说就是了嘛!不对阿,你怎么知道我的罩杯?」

『吼∼∼妳长奶子不长脑子的喔?你们内衣丢在浴室我看见的啦!』

她手推了罐啤酒给我「哪!你也偷看啦!那真的扯平了,不能生气了喔!来,跟我一起喝吧,这是小雅没喝完的份,她包包里还有伏特加喔!我们帮她分担吧!」正常女生这情况应该会生气吧!她竟然还能很开心的嘻皮笑脸跟我讨价还价,真不知道该夸奖她天真无邪还是该骂她脑残智障了!

我点起我的菸,我抽我的,她则在旁边盯着看,抽着烟却有人盯着你看,感觉就是有够怪的!

『妳太无聊喔?干嘛盯着我看?』

「的确是很无聊阿!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

『喔!妳就问阿!』

「抽菸好玩吗?我认识的男生几乎都会抽菸耶,有的甚至是大菸枪内!」

『好玩?吞云吐雾有啥好玩的!只是当时大家瞎起哄,就学了,也越抽越上瘾,就这样已经抽了四年的菸了!』

「喔!那……为什么你不戒菸阿??#92;?#92;没要你戒喔?」

『有阿,试了几次都不成,就是戒不了阿。』

「那……男生为什么在做完爱后都要抽根菸阿?」

『哇靠!这是啥鸟问题啊?拜托妳问点正常的可以吗?』

「拜托妳就回答我嘛!我想知道啊!」

『我哪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的阿?我是不会这样做啦!』

「是喔!那你做完爱后,是怎么样的阿?」

『哇哩累!我是接受真心话的惩罚了不成,我干嘛回答妳这鸟问题阿!』

「拜托说嘛!我好奇阿!」

『我才不要哩,这种事情是只有亲密肉体关系的人才能知道的,妳别想我会跟你说低。』

「小气鬼耶!那我换问题好了,为什么男生总会趁女友不在身边时趁机乱来,劈腿偷腥或是搞一夜情之类的阿?就像小雅她男友就是这样。」

『拜托妳都几岁啦?这种问题不是很简单吗?男生几乎都嘛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有时精虫充脑之际,当然偷吃在所难免啰!』

「那……你也偷吃过吗?」

『拜托!我行情又没那么好,不够高挑帅气,有个本班公认最可爱的好女友?#92;?#92;就该很开心啰,哪敢痴心妄想有什么艳遇,劈腿偷腥的阿!』

「喔!所以你是没遇过所以没机会,要是有机会你也会偷吃啰?」

『随便妳说,反正没遇过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做。』

突然珊珊好像害羞的缩起身子,低着头,小声的说「那……我现在想跟你,你会怎么做阿?」

靠!我着实被吓了一大跳『珊珊,妳是酒喝太多了喔?这种话不能乱说的。』

「我…是认真的,你想怎么做呢?」她突然跪着面对我,害羞的把脸别向一旁,然后把上衣拉起露出两颗嫩乳在我面前,32c虽然不能说很大,但是也算不小了,白白嫩嫩的圆润乳房,很坚挺的像颗水蜜桃的型状,顶端的两颗乳头更是粉粉的小巧可爱,没想到众多追求者都可望追到的美女,竟然在我面前?#92;出如此撩人的画面,我的肉棒顿时雄风大起,整个就达到全硬的状态。

『妳真的是认真的?愿意跟我……』

她轻轻点了头做回应。

就如我刚才说的,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尤其这种美女愿意献身,我想就连和尚都会想马上还俗堕入红尘了,更何况我只是一个年轻气壮、精力过盛的大学生,此时不上哪能称为男人呢?

我也跪着面向珊珊,含情脉脉的看着她并把嘴贴近,珊珊也很主动的开始跟我激吻,我的一手搂着珊珊的细腰,一手搓揉着她的乳房,也用手指捏弄她的乳头。珊珊也很热情的隔着球裤抚弄我坚挺的肉棒。

「嗯∼」虽然跟我激烈的吻着,但是她仍发出了几声享受的呻吟。

我准备把?屿尴漱w衣退去时,她说「不要在这,这里会冷,而且要是大楼对面房客突然回来就糟了。」

『但是里面小雅在睡觉,我们在里面不会吵醒她吗?』

「应该不会吧,她那么醉,应该是不会被吵醒的吧。」

『好吧!』

我领着珊珊走进屋内,因为床上有小雅在睡觉,我便把又大又厚的棉被扑在地上。铺好后我拉着珊珊示意她跟我再度面对面的跪着,我马上温柔的把她上衣脱去,室内灯光比较充足,她那完全没多余赘肉的身材看得更清楚,那对乳房看起来更是想赶紧吸吮,白嫩的皮肤透露着淡淡的粉红,不知是因为喝酒、害羞、或是性欲高涨而红润,不论原因如何,我已经按奈不住了。我向她缓缓逼近让她躺下,让她躺在我左手臂上,而我侧躺在她右侧面对着她,我们再度开始激吻,而右手更是忙着搓揉乳房跟乳头,珊珊依旧发出小小的呻吟。

平常做爱就是猴急个性的我,以极快的速度攻城掠地,激吻的同时,已经把珊珊脱到一丝不挂了。嘴唇从她的鲜滴玉唇离开,慢慢的往下吻,马上就攻占到了胸前,手嘴并用的搓揉舔弄她那对乳房以及坚挺的乳头,或吸舔或轻咬,珊珊舒服的双手压着我的头,一直乱拨弄我的头发,而嘴里发出的呻吟更趋大声及娇喘。

没?x分钟,我的右手已经迫不及待的做先锋抵达密地,珊珊也很主动的把双脚张开让我爱抚着她大腿、大腿内侧、阴部,此时的她已经湿润到不行,随便摸摸,整个手指手掌都是她的淫水。我马上大军进攻的把她双脚大开,整个人跪坐到她双脚间,阴毛不多像是有修剪保养的,而阴唇就像乳头一样也是粉粉嫩嫩的,而整个阴部已经泛着淫水的光泽,我脸靠近她阴部,对着阴户吹了口气,珊珊的身体便颤抖起来,我是能接受替女生口交的,所以缓缓的我伸出舌头舔弄阴唇,再来把舌头伸进里面,接着右手中指也来帮忙,往内伸进去抠弄,很快的就摸到了她的g点,珊珊开始放声呻吟,淫水也因为抠弄被弄得越来越多,我的嘴也没闲着的一直吸舔。

「喔∼喔∼好∼嗯∼嗯∼喔∼舒服阿∼还要∼喔∼嗯∼要∼喔∼好棒∼嗯∼阿∼再来∼小智∼嗯嗯∼好会舔∼舒服阿∼」

见时机成熟,我起身迅速的把全身衣物脱去,脱到精光之时,珊珊竟然起身盯着我坚挺的肉棒看着,而且马上就将双手握上我的宝贝。

姗姗的双手用握拳的方式,右在下左在上重叠握着我青筋暴露的肉棒「哇∼好烫喔!而且又长又粗还稍微弯弯的!我这样握还超出好大一节,而且我手指竟然无法将它完全环绕住耶!我没看过?狱礞j的耶,他到底有多大阿?给我尺,我要量看看。」

『不用量啦!长17.4公分,最粗的根部直径有5公分。怎么,被吓到了吧!』

「呵呵,你这是废话嘛,这么大的弟弟当然会吓到阿!为了报答你刚刚舔的我那么舒服,我也要吸他让你舒服。」说毕她要我躺下,我背靠着床边,双脚张开让她跪坐在中间。第一任女友排斥口交,第二任女友跟现任女友?#92;?#92;则是不热衷,做爱要她们帮我口交还要千拜托万拜托才肯吸一下子,没想到姗姗这女生竟然会这么主动,我当然也乐见其成啰。

珊珊的右手指轻轻的套弄着肉棒,左手抚着阴囊轻轻的拨弄睾丸,用妩媚的眼神直视着我然后缓缓的低下头、伸出舌头,从根部往上轻轻的舔弄。哇赛,这样的刺激实在是令我想赶紧插入,但是还是在忍一下子,等体会姗姗这小淫娃的口交?#92;力后也不迟。来回舔个几次后,姗姗伸长着舌头,灵活的绕着龟头作画圈的动作,不时也用舌尖挑着马眼。接着她终于张开小嘴,往下含住我的肉棒,但是由于尺寸的关系,她也只能含住五六公分左右,先是含着然后舌头绕着肉棒转动,后来又加入了上下吞吐的动作,而双手当然还是没闲着的持续搓揉阴囊跟肉棒未被含入的部分。

『喔∼珊珊好会吸!这感觉太爽了,我从不知道口交可以这么舒服。太爽了,喔!』

这样的口交感觉真的是我从未体会过的,整根肉棒也因为满是珊珊的口水而泛着光泽,整个约莫10分钟的过程,我非常的享受这种快感,但是内心已经蠢蠢欲动,弟弟已经非常的想去找妹妹翻云覆雨了。

『珊珊,差不多了,大弟弟想要插进去你那湿答答的小妹妹里了。』

「我要他∼嗯∼拜托∼人家要∼给我嘛!」珊珊依旧没有放开来讲出淫秽的话。

『这样讲的不清不楚不行喔,他是谁阿?又要给妳什么阿?你不说清楚我不知道耶。』此时我祭出大绝技,边说边让肉棒缓缓退出,直到我退到剩龟头在里面之时。

「好∼好∼我说我说∼拜托大弟弟插我∼对∼插我∼快点插进妹妹里∼拜托∼快进来∼」听到珊珊开始慢慢放开,我再度把腰往前挺,慢慢的加快抽插速度。

『色珊珊,妳有没有很爽啊?是不是被肉棒插得很爽?』

珊珊学乖了,一点都不会像刚刚扭扭捏捏的「嗯∼爽∼喔∼喔∼很爽∼喜欢∼嗯阿∼喔∼嗯∼被插∼阿∼好深∼好深∼喔∼阿∼喔∼到底了∼好深∼嗯阿∼好爱肉∼嗯阿∼肉棒∼喔∼好棒∼喔∼喔∼∼」

『嗯∼姗姗学很快喔∼这样才乖阿!是不是被插的很舒服∼很爱被我干啊?』

「嗯∼爱∼爱∼对∼嗯阿∼阿∼被干∼嗯阿∼嗯∼爽∼舒服∼喔∼好爱∼喔∼好老公∼喔∼好爽∼喔喔∼阿阿∼喔∼好会∼会∼嗯∼干喔∼喔∼一直∼喔阿∼干∼喔好粗∼喔∼好热∼干的好深∼喔阿∼嗯阿∼老公阿∼爱你∼爱弟弟∼喔阿∼喔∼爽死了∼喔∼好爽∼继续∼喔∼阿∼干∼我∼喔阿∼喔∼嗯∼嗯∼∼」听珊珊说这么一串淫话,看来已经完全放开了,当然得给她更爽的好好奖励这淫荡的乖学生阿。

『被干得很爽啊?那么我要更进去让妳更爽了喔!』我把她脚张得更开,肉棒顶着底部后,继续使力往内推至整根没入,头一次被顶到那么深,珊珊也发出极大的叫声。「喔∼太∼太深∼阿∼喔∼喔∼∼∼∼∼∼∼∼∼∼∼∼∼∼」

『妳瞧∼我的大肉棒整根都进去了喔!是不是被顶到快爽死了阿?』

「嗯∼真的好深∼快感太强了∼我刚刚竟然被这样挤到有快高潮的感觉了!」

『喔!真的啊!那我要开始每下都这样冲到底,让妳泄了喔!』不等她首肯,我把她脚张到最开最开,双腿挂在我两手臂上,而抽插的动作可因如此而更通行无阻。我开始动作,起初只有抽出半根,再整根慢慢插入,但是心里一直想看到珊珊高潮的淫样,很快的节奏就加快至几乎整根抽出,然后狠狠的灌到底。

「喔∼喔∼爽∼好爽阿∼太棒了∼阿∼插死我了∼爽∼阿∼大肉棒∼阿∼好深∼太强了∼阿∼阿∼我好爱你∼喔阿∼嗯∼爱大弟弟∼阿∼快死掉∼死掉∼嗯阿∼了∼阿∼好爽∼好爽∼妹妹∼阿∼被喔∼喔∼肉棒插的∼好深∼爽死∼喔∼我了∼快疯了∼喔∼喔∼」极大快感的冲击,珊珊已经无视于床上休息的小雅,根本就是呼天喊地的大声呻吟,像怕没人知道她正被干得很爽,双手也四处乱抓就像是要溺水的人求救一般。

看珊珊这么投入,我便想把她带入更淫秽的世界。『珊珊∼我也被妳的机掰夹的好爽∼好湿好紧∼妳也喜欢被我的揽叫干吗?』

「嗯∼嗯∼我喜欢∼喔阿∼机掰被干∼的∼喔∼阿∼阿∼好爽∼阿阿∼我爱被∼阿∼小智∼的∼阿∼揽叫∼干∼的∼喔阿∼快死掉∼了∼阿∼阿∼小智∼智∼阿阿∼慢点∼嗯阿∼我∼我∼阿∼有感觉∼要死了∼阿∼阿∼喔∼要来了∼来了∼阿∼好会干∼阿∼干∼阿∼死我了∼阿∼来了∼来了阿∼∼∼∼∼∼∼」伴随着快感的是极剧烈的收缩,还有更多淫水的分泌,我肉棒没抽出的整根插在里面,享受珊珊阴道收缩带来的快感,而珊珊闭着眼睛,胸口起伏剧烈,急促的喘着气。过了一会我才抽出肉棒,侧躺到小珊旁,右手揉捏着她乳头说『珊珊∼被大肉棒干到高潮了喔!有没有特别爽阿?』

珊珊依旧喘着气的说「当然很舒服啊!但是你好坏∼要人家说那么色的话∼好丢脸喔!」

『没办法啊,我就喜欢听那种话嘛!那妳说了这么多,有什么感想阿?』

「不知道耶∼但是总觉得说了会更有感觉∼虽然觉得很脏∼但是却会不断的说出口!」听珊珊这么说,我知道她已经被改造成?#92;了,心中感到万分欣喜,想要再继续听她说出淫荡的话。

「嗯阿∼好∼好∼不能食言喔∼喔阿∼好会插喔∼婆好爽∼爽到快死了∼喔阿∼喔∼嗯阿∼嗯∼嗯∼嗯∼对阿∼继续顶点点∼喔阿∼对∼点点∼喔阿∼舒服∼舒服∼天阿∼好会干∼大懒觉∼好粗∼好强∼喔阿∼老婆机掰∼爽∼喔阿∼喔∼爽死了∼阿∼阿∼那么快∼喔阿∼怎么会∼喔阿∼喔∼爽∼爽∼爽阿∼喔阿∼继续∼嗯∼嗯∼干我∼插我∼喔阿∼来了来了∼好强∼喔阿∼喔∼∼∼∼∼∼∼」珊珊达到连续的第三次高潮,这次时间更短只有约五分多钟。我抽出肉棒躺到珊珊旁看着她,她闭着眼喘息着,嘴角却微微上扬,充分的满足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