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母子(1)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早晨的太阳已经照亮了洁白的窗帘,协和医院的主任医生刘佳习惯性地惊醒。正准备往全裸的身体上穿衣服时她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六─自己休息。看看睡在身边的儿子君俊同样赤裸的身子,她不由得心中笑道:

“难怪!要不是今天我们都休息,我怎么会让他跟我玩一晚?!”

回手摸了摸自己仍然有些涨疼的屁眼,刘佳的笑容浮上脸颊:

“这小畜生!过去只让他戳屁眼,他天天吵着要插妈妈的穴。现在让他插穴了吧?又老是走后门。”

心里泛着甜蜜,她伸手掀开儿子身上的毛毯,看着儿子腿间长长的阳物不由得伸手抚弄起来。

离婚八年了,搬到这个城市也已经五年了。惟有最近这几个月是自己有生以来最充实的、最快乐、最甜蜜的日子。这个十六岁的少年给了他三十八岁的母亲尝到了最美好的滋味。

但起先的时候,作为医生与母亲的她从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的地步。但失控到如今,她也再也不想回到过去那凡事都得到控制的日子里去了!sosing

**************************

事情开始是在初夏的一个晚上。

她值班回来已经是十一点钟了。家里的电视仍然开着,儿子却倒在沙发上睡得很95甜了。原来想叫醒儿子回自己房间睡觉,但一天繁忙的工作让她也十分的疲乏,极想先洗个澡再说。

于是她也没叫醒儿子,便脱光衣服到浴室,连门也没有关就打开淋蓬头开始洗澡。

一会儿,睡眼惺忪的儿子摇摇晃晃地推门进来,连马桶的座圈也没有揭开,就掏出鸡鸡撒起尿来。她这是正在洗头,从满脸的泡沫里看到儿子把尿洒到了座圈上便转头叫到:

“君俊,你怎么连马桶座圈也不掀?你看上面都是小便!”

儿子一惊睁大眼睛,连忙止住小便掀起马桶座圈:

“妈,今天回来晚了吗。”

她回头继续洗着头发:

“今天医院里病人多。你小便好了后,把座圈擦擦。多胀啊!亏你还是医生的儿子。”

等她把头洗好,冲掉泡沫却发现儿子正楞楞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大鸡鸡正挺得直直的对着自己。

她起先一楞,但医生与母亲的直觉告诉自己:

儿子十六岁了,懂事了。自己虽然三十七八了,但由于保养得当,身材仍然保持得娇好,乳房仍未下垂,腰肢依然纤细

儿子一定是从自己这个母亲的裸体上领略到了女人的魅力。

“君俊!”

她叫了一声,儿子如梦方醒,连忙拉好裤子,擦了几下座圈就出去了。

洗完澡,她到儿子的房间转了圈,看到儿子仍然有些魂不守舍地坐在床沿。母亲与医生的双重职责让她觉得需要为儿子上一堂生理课。

她正儿八经地给儿子解释男女的生理,并教儿子如何对待思春期、如何对待手淫

就在她拿出儿子的生殖器,教儿子如何清洗包皮里的污垢时,儿子的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在她的手中。

“妈,对不起。我我受不了”

“以后对妈不能这样。有需要自己手淫就可以了”

此后,她时时发现儿子偷偷地手淫。但她只是让儿子少发泄一点,并未放在心上。

一天晚上,儿子突然跑到她面前,露出涨得粗粗硬硬的阳具对她说:

“妈,坏了!我自己弄了一个小时了,它还没有软下来!你看怎么办?”

她叹了口气,便伸手握住儿子的阳具开始给儿子手淫起来。

轻拢慢捻,又急驰骤奔一股股少年男子的气息从她的掌握中喷薄而出。儿子在她逗弄下的呻吟又传入耳中。一时她仿佛又回到少女时代与君俊爸爸恋爱时的甜蜜日子

当时她还是医学院的学生,与年轻的教师躲在男教师的单身宿舍中亲热。

两人关了灯,靠在床上的被子上卿卿我我地述说着绵绵的情话。老师的手在她的胸口蠕动,那一对少女的乳房已经是有点发硬了。终于两人不再说话,因为语言已经要靠行动来证实。

罗裙半解,衣带中分,一双男子的颤抖的双手已经在她内裤外游弋她的纤手也已经握住了一根同样口径的肉炮也同样有那么一股浓浓的白浆射在自己的手心

“啊!妈!你弄得真舒服”

儿子的惊叹惊醒了她。她有点木然地松开软缩的肉棒,清洗干净手上的精液,一言未发地倒上床去。

第二天是夜班,没有什么病人,很空闲。没有儿子来缠自己,她却觉得少了些什么。自从离婚这几年来,她似乎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需要。过去总是以为岁数大了,性欲是可有可无的。但如今是怎么了?难道

这次,君俊是挺着肉棒钻进被窝里让妈妈给他手淫。她也只是无言地握住它不住地玩弄。

不知是为了让儿子满足,还是让自己过瘾,她弄得很投入,似乎一点也没有发觉儿子的手搭在自己身上时并不老实,而是一直在屁股大腿附近蠕动。

君俊泄了后,她用枕头边的手纸擦干净自己的手与儿子的阳具,也没有起身清洗,也没有赶儿子回自己房间睡觉。两人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她隐隐约约地意识到那天也许很快就会来到。作为医生,她不愿它来临;作为母亲。她不敢让它来临;作为女人,她又渴望它的来临!

果然,那天吃完晚饭后,君俊殷勤地主动收拾饭桌,让她去看电视。

果然,不一会儿,儿子就捱到她的身边:

“妈妈,你累了吧?我来给你按摩一下好吗?”

看妈妈没有反应,君俊便开始为妈妈揉搓头部,接着是肩部,还不停地问妈妈:

“妈,我弄得舒服吗?”

妈妈自然是点头微笑,心里想着:看你这个小子有什么花样。

一会儿就按摩到腰部了,君俊呼吸开始紧促起来:

“妈,你躺到床上去,让我按摩吧?!”

“小鬼头,打什么坏主意?我是你亲妈!”

看妈妈是笑着回答,儿子开始撒娇地从身后搂着妈妈的腰,把头贴在妈妈的颈侧:

“妈,儿子只想孝顺您一下吗。”

说着,手又在妈妈柔软的腹部上揉搓。

“别闹!让妈妈看完这部电视剧。”

得到这暗示,君俊不闹了,但手仍然在妈妈的腹部上游弋,并渐渐向上移动。终于踫到了妈妈曾经哺育过他的那对乳房

慢慢地,妈妈也有点受不了了,脸上红霞涌现,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君俊已经能明显地感受到妈妈胸脯忽上忽下的呼吸与手下乳房渐渐开始的发硬。

终于,妈妈长长地吐了口气:

“给你缠死了,坏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