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刑法课(二)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本帖最后由
v0912647596

2011-1-13
11:00
编辑

经过第一堂课的震撼教育,在同学争相走告、多方传颂后,今天刑法总则的教室听课大爆满,我几乎走不进教室;好不容易在隔壁教室搬了一张椅子,挤到最后面角落的位置才坐了下来。
「各位同学大家好,上次没来上课的、被我说要弃选的、可以不用来的,请出去。」陈老师一进来,就面带微笑赶走了全班百分之七十的学生。
「喵的!我说的话你们没听见吗?」话说完,两支白板笔飞了出去,分别打中躲在角落的两个男同学。
「你们上次被我说不用来了,还死撑?」今天她虽然穿的是白色连身长裙,有「风吹仙袂飘飘举」的感觉,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她是仙子,比较像顽皮的恶魔。
喔,我有印象,他们也是上次在课堂打手枪的那些人其中之二,不过老师记性怎么这么好。
「不要忘记,老师智商有185。」彷佛在回应我的疑问般,用白板笔书写了几个字后,陈老师又开了口。死了,她真的盯上我了。
「上次讲到罪刑法定主义的两个子原则,其他两个是『习惯法不得为发动刑罚的依据』和『绝对不定期刑的禁止』。这个简单,回家自己看,要注意这四个原则都有例外的学说喔。」
我想到「回家自己看」不是国中健康教育老师最喜欢用来搪塞,不?第14章性教育的理由吗?现在她是叫我们回家自己看刑法,却在课堂上讲性教育;唉,真是沧海桑田、人事全非。
「今天老师心情好,来讲一个争议问题研究─『不能未遂的争议』;什么叫做不能未遂呢?未遂有三种:普通未遂、中止未遂、和不能未遂。」
「例如,小平出来,」哇,又是我,我无奈地走到老师的位置,讲台的左方。
「今天假设老师是性侵害犯罪的被害人,小平是性侵害的行为人。来,小平你把裤子脱下。」
我还犹豫着要不要脱,她话刚讲到一半,她自己已经脱到一丝不挂了。好像是不在同学意料之外,毕竟发生上周的事,大家大概都习惯了,班上没有骚动。不过男生只剩开学刚上课时的一半,其他都被赶走了。
「老师都为教育牺牲奉献了,你还在龟毛什么!」她突然又怒目相向。我永远摸不清她的脾气。
「好啦,我脱、我脱。」我才脱裤子脱到一半,她突然大叫「救命啊!强奸啊!」我吓了一跳,牛仔裤还挂在膝盖上。我真的猜不透妳啊,呜呜。
只见她突然正色转身走向讲台中央,不以自己裸体为耻,面对班上同学认真地讲解:「刚刚小平已经着手进行,任何人都认为是要侵犯老师的举动;不过因为有警察经过,老师尖叫,警察出现把小平制服,以致小平不能进行他的犯行。这就叫做普通未遂,也就是我们一般见到绝大多数的未遂型态,又叫做障碍未遂;也就是因为外在障碍而导致犯罪结果不能发生的未遂。」
「接着,小平你继续脱裤子。」她又转身向我嫣然一笑。
说实在的,此刻的我已经没有情欲的感觉,我的心情就像架上的鸭子任人宰割,于是我乖乖地脱了下裤子。
「喔,你这样不行喔!老师身材这么好,长得这么漂亮,在你面前脱个精光你竟然没有勃起!」说着她逐渐走向我,彷佛真的生气了般,先瞧了我软垂的阴茎一眼,然后注视着我的眼睛缓缓地摇摇头。
「哪,各位同学看,小平他有非礼老师的念头,他想要用阴茎插入老师性器官的手段来实现强奸的犯意,但是他的阴茎软趴趴地发挥不了功用,这样的强制性交手段虽然已经着手实行了,却因为现实上发生不了危险,所以是手段不能的未遂。」〈请参见新修正刑法第26条。〉
「不能未遂除了手段不能,还有主体不能和客体不能的未遂。例如:今天小平基于通奸的犯意和老师合意性交,不过因为他还没结婚,老师也还没结婚,所以是主体不符合的主体不能的不能未遂;今天小平如果非礼保健室的安妮人偶,则因为是客体不能,而不会该当刑法强制性交罪。」
听她讲得头头是道,我却觉得无比羞愧,虽然是裸体,如果我现在是勃起的,我还感觉好一点,不然以后被同学传出去说李逸平是阳痿男,我要怎么在这里度过四年大学生活啊。
不过羞耻归羞耻,我当时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对陈湘宜说:「老师,妳裸着身子讲课要小心感冒。」
老师冷艳的外表突然有些许融化,露出了一点温暖,微笑道:「谢谢你,小平。老师就知道老师没看错人。」什么跟什么啊。
「接着老师再示范一种不能未遂的情况,加深大家的印象。」陈老师说着把上半身的白色胸罩戴了上,也把今天穿的连身白色长裙套了上去。但是她没有把那件白色少女内裤穿回去,似乎又有什么不轨打算。
「来,小平搬椅子。」我拉着牛仔裤,想把裤子穿回去再搬,却没想到她开口道:「不用穿了,等一下还是要脱的。」我的天啊,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竟然还有续集喔。我看了看表,还有一小时多,看来我是劫数难逃了。
我把几张课桌椅搬到讲台上,依她的指示并排成一座小床般的平台。
陈老师撩起洁白长裙,露出那一小撮柔顺的阴毛,轻盈地跳上了那平台,接着竟然躺了上去,修长的双腿大开,用下体面对着全班,露出她粉红色的阴部!
面对这么诱惑的景象,我总算不由自主地勃起了。
「小平过来,假设现在老师是被你强压住,你来强奸老师。」她又提出荒诞至极的要求了。
不过我还是处男,所以我面有难色,不知从何做起,只是呆呆站着。
陈老师仰着头看我毫无动静,小声开口,用全班除了我,谁都听不到的音量道:「我知道你是处男,你尽管做任何你在a片上学到的手段。」
原来她早就知道我是处男,不知道她叫我演这一段有什么用意,是想羞辱我呢?还是单纯想要吃处男顾眼睛?
喔,既然老师都知道我的处境,还要我接着做,一定有用意吧,我就乖乖上了。
我双手袭上老师的胸部,轻轻扭动腰部想把阴茎插入老师的阴道;但无论我怎么努力,我的阴茎就是不听使唤,不乖乖地挺进老师的阴道。
我想到,a片男优常会用手扶着阴茎进入女性阴道,于是我便右手扶着阴茎,左手扶着老师的右腿,想把老师右腿往旁边挪,促使阴道开口大一点。
不过即使这样,我仍然不得其门而入,而是一下下用龟头顶住老师的阴道口和小阴唇,然后又倏地滑到阴蒂、阴阜、阴毛,不能一下贯穿老师的阴门。
接连十几下用龟头摩擦老师的阴部,好几次已经顶得老师阴部微微隆起,就只差贯串的那一瞬间,却又滑开。好几次徒劳无功,不能进去的紧张感,让我的额头上冒出斗大的汗珠。陈老师则很搞笑地仰头看着我的拙样大喊:「加油!加油!」
班上几个喜欢恶作剧的同学还在旁边瞎起哄:「小平很逊哪,要不要我教你啊?拜托,都几岁了还是处男。」他们愈捉弄,我就愈紧张,呼吸就愈急促,愈紧张龟头硬度就愈不够,终于在最后一下突刺的徒劳无功后,我竟然很丢脸地在全班和陈湘宜老师面前射精了,全班哄堂大笑。
我的精液既浓且腥,坐在第一排的女生纷纷掩上了鼻子。干,你们平常被男朋友干的时候就不嫌臭,闻到老子的精液就给我摆这张脸,我心中充满了羞愧和愤怒。
我的阴茎一下下地抖着,从坚硬到软弱,每抖动一下马眼就吐出一股精液,精液一股股地洒满了陈老师的阴毛和阴唇,有一些还刚好喷在阴道口正中央,如果害老师怀孕怎么办?不过当时我没想那么多,只是心想,如果连摩擦外阴都足以让男人爽到射精,那插进去的感觉一定爽到靠夭。
陈老师也顾不得阴部都是我白浊的精液,连忙轻盈地从课桌椅上跳了下来,走上了讲台,稀疏的黑阴毛上点缀着几滴精液白点,大腿间犹然有几滴精液从阴部沿着雪白的大腿往下滴。我在旁边看到这一幕,虽然生理上已经不行了,心里却无比兴奋,下一堂的法学方法论又没办法去上了,呜呜,又要在厕所打手枪度过两节课。
「各位同学不要笑,」「李同学到现在18岁或19岁?」陈湘宜老师望着我问,我回答「18岁。」「还是一个处男,这是相当难能可贵的。他长得那么帅〈其实还好〉,还守身如玉到18岁,这是值得佩服,而不是嘲笑的,你们应该好好反省!」
她正经地教训着全班,我在旁边对她的感觉五味杂陈,不知该敬佩她教学的「认真」或是该认真想想,她为什么恶搞学生到这样,都还没被捉去关。
「刚刚小平虽然很努力想强奸老师〈是妳强奸我!〉,但是因为实际上他是处男,没办法在这种情境将阴茎进入老师的阴道,依照修正前的旧法,他究竟应该是强制性交〈刑法分则第221条,刑法总则第10条第5项,刑法总则第26条但书〉,不能未遂中的主体不能,抑或是手段不能?」
「其实,根据修正后刑法,这已经是既遂,根据第10条第5项,只要达到生殖器『接合』就算,但是修正前刑法规定强制性交必须要『进入』,大家都看到了,刚刚小平怎样都不可能用他的阴茎进入老师的阴道,所以应该是手段不能,而除非小平是永远的性无能,才会该当主体不能的情况。
「只要他不用手指先探进老师的阴道,确定阴道的开口方向,又没先滋润老师的阴道,光是这样瞎刺,是一辈子也不能插破老师的处女膜的。」我在旁边点头称是,心中却赫然惊觉,她说「她是处女」!骗肖耶,她这种教法,大概不到一个月就被搞烂了,还处女咧。
喔喔喔
好文一篇
感谢大大无私的分享